打开中国农村脱贫“工具箱”——四个老外的大别山“田野调查”

发表时间:2021-01-11 11:08 来源:新华网责任编辑:方临昕 点击数:我要纠错
字体:[  ]

新华社合肥1月10日电 题:打开中国农村脱贫“工具箱”——四个老外的大别山“田野调查”

新华社记者缪晓娟、曹鹏远、陈尚营

大别山腹地的安徽省大湾村,曾是国家级贫困县的重点贫困村。在一群即将到来的外国人的想象中,这个村庄肯定没有自来水,没有电,道路很窄,老人多而年轻人少,也不可能有Wi-Fi。

令他们没想到的是,这里青山绿水环抱,水电户户通,Wi-Fi家家有,水泥路修到家门口,修旧如旧的黄土房和白墙黑瓦的新楼房错落有致,民宿和农家乐随处可见,周末村里游人如织。

而出乎意料的远不止这些。

“竟然也有Wi-Fi”

2014年被列为重点贫困村的大湾村,如今贫困发生率为零;2011年被列入大别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的,2020年4月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,正积极探索乡村振兴新路径。

村民们回忆说,几年前这里还没有一条像样的公路,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脚泥。

 

 

这是2020年4月17日拍摄的花石乡大湾村的茶产业扶贫基地(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15岁的南非姑娘瑞贝卡·尼什和爸爸肖恩一起,开车从合肥出发,200多公里的路,3个小时就到了。肖恩说:“我以为一路上会很颠簸,没想到旅途这么舒适。”

来到借宿的村民家中,瑞贝卡悄悄地长舒一口气。“我发现屋子有空调、电视机和抽水马桶。试探着问了下Wi-Fi密码,竟然也有!”

津巴布韦籍清华大学在读硕士生乌俊杰从北京出发,高铁直通,再转个巴士,来到大湾村小学。老师和孩子们告诉他,每顿包含一荤两素一汤的午餐只要2元。

 

 

这是新华社记者缪晓娟(右一)在安徽省六安市大湾村采访四位受邀到这里参观访问的外国人。左起:植国明、肖恩、瑞贝卡·尼什、乌俊杰(2020年12月20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郭沛然 摄

二年级学生唱了一首《狂浪》,歌词中那句“梦在燃烧,心在澎湃”差点难倒翻译;六年级学生举手说想去清华、北大和海外上学,还蹦出不少英文单词,表示他们长大后希望成为医生、体育教练和女企业家。

乌俊杰认为,贫困的本质是选择权受限。“当孩子们5年前还盼望着去一趟省会城市,如今却梦想着出国看看世界,就很能说明是真正脱贫了。”

 

 

安徽省红岭公路(2020年9月28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陈诺摄

同样从北京来的马来西亚籍媒体人植国明,第一站去了大湾村卫生室。工作人员告诉他,这里贫困户的医药费可以报销90%以上,同时任何人感染了新冠肺炎,医药费都是全免。

“一个中国村民和一个美国村民,假定都感染了新冠肺炎接受两周治疗,前者需要支付的费用是零,后者如果没有保险,需要支付3.4万美元左右。这就是差别。”植国明说。

按购买力平价计算,中国贫困线标准略高于世界银行发布的国际贫困线标准。此外,中国脱贫标准是综合性的,即人均纯收入稳定超过标准,且吃穿不愁,义务教育、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。

 

 

 这是大湾村村民新居(2020年4月16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在老外们看来,中国的脱贫攻坚既达到了标准,又超出了标准。例如Wi-Fi等基础设施并非必需,却对经济社会发展很有帮助,尤其疫情期间,有网络的优势十分明显。

正如肖恩所说:“有些国家的减贫重点还停留在保障饮用水和卫生,而中国政府给予老百姓更多保障、更多机会,让脱贫更可持续。”

“更想把日子过好”

肖恩父女在行程第一天就感受到全村人的热情。早餐有面条和鸡蛋饼,上午赶个集市买些栗子和红薯干,中午满满一桌农家菜,下午逛了逛当地名茶六安瓜片的茶厂。最热闹的当属晚上——篝火前和村民们一起烧烤、跳舞、放烟花。

兴奋全写在脸上的瑞贝卡对记者说:“显然这里已经告别了贫困,人们都生活得很好!”一旁的肖恩补充道:“打动我的是,这个村庄就像一个大家庭,整个中国也一样。”

 

 

2020年12月17日,植国明在大湾小学和孩子们自拍。新华社记者 曹力摄

他们借宿的村民家,曾是村里最困难的贫困户之一。女主人告诉肖恩,前两年依靠当地银行的几笔小额贷款,又和亲戚朋友借了钱,把自家房屋重整一新后,挂起了民宿的招牌,大厅还代卖山货土特产,如今欠款已还清,生活美了起来。

这让肖恩感到,村民们相互帮助、各自努力,除了想脱贫,更想把日子过好。

 

 

这是2020年12月18日,津巴布韦籍清华大学在读硕士生乌俊杰在直播带货。新华社记者 戴威摄

全村令植国明印象最深的,是一个“凤还巢”的“80后”,正带着村里很多老人一起养蜂致富,还得到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支持,建成了智慧蜂场,生产的百花蜜刚刚获评一项业内大赛的金奖。

近几年返乡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但植国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故事。“从城市回到农村,有一个甜蜜的愿望和事业,还能帮到村里的老人。这太让我惊喜了。”

 

 

新华社记者缪晓娟和植国明、肖恩、瑞贝卡·尼什、乌俊杰在山间观景(2020年12月20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新华社记者 陈诺摄

乌俊杰在隔壁村认识了“网红”电商。这位曾经的贫困户,在政府创业补贴和优惠政策帮助下,开办一家土特产网店,2020年销售额超过500万元,净利润近50万元。

 

 

 这是2020年12月19日,植国明、肖恩、瑞贝卡·尼什、乌俊杰与村民们一起练习舞蹈,迎接新年。新华社记者 刘方强摄

若非亲眼所见,他很难相信,一个小山村靠着公路、物流和互联网,竟可以对接上庞大的全国供应链;而一个普通农民,竟能收获这么多城里的粉丝和交易额,带着许多农民一起过上富足的生活。

“人民与贫困作战”

在和记者的圆桌访谈中,老外们从一个村庄和县城,聊到了整个中国和世界。

乌俊杰说,大湾村这些新朋友脸上的笑容,让他再次感受到中国是真正把人民放在首位的。“在其他国家,脱贫往往只停留在经济层面;而在中国,脱贫是真正意义上的人民与贫困作战。”

 

 

这是2020年12月19日,南非人肖恩和女儿瑞贝卡·尼什在茶厂体验茶叶制作。新华社记者 白斌摄

改革开放40多年来,中国7亿多人摆脱贫困,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%。中共十八大以来,中国组织实施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、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。历经8年,现行标准下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,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。

在2020年12月底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,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,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;要坚决守住脱贫攻坚成果,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。

人民相信党和政府,这在中国再正常不过。但在老外们眼里,尤为珍贵。

 

 

这是大湾村(2020年4月16日摄,无人机照片)。 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肖恩说:“当一些国家的政府表示愿意帮助人民摆脱贫困,很多人会认为那是为了拉选票而开出的空头支票。但在中国,人民相信政府,并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。”

植国明补充道:“因为在这里,政府作出的努力实实在在,老百姓看得见、摸得着,比如高铁、公路、隧道、楼房和网络。”

 

 

花石乡大湾村村民在茶产业扶贫基地里采茶(2020年4月17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老外们认为,中国人民愿意投入和奋斗,首先是感受到了政府的强大引领力和推动力。

“有些批评人士说,中国政府更关心完成任务,而不那么关心人民需求,你们怎么看?”当记者向老外们抛出这个问题时,第一个回答的竟是瑞贝卡。

 

 

一辆公交车行驶在大湾村的公路上(2020年4月17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

瑞贝卡稚嫩的脸上写满严肃,她说:“我不认同这样的指责。我认为中国政府一直在倾听人民的声音,并想方设法帮助他们。看起来是完成任务,实际上就是关心人民。”(参与采写:郭沛然、戴威、陈诺、刘方强)

 

大奖体育